当前位置:优游骰宝 > 新闻中心 >

历史 | 北宋老领导聚餐的八项规定

时间:2019-11-23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原标题:历史 | 北宋老领导聚餐的八项规定

北宋元丰五年(1082),宰相富弼退息后闲居洛阳,友人文彦博时任洛阳留守。一次,富弼向文彦博挑议,由二人牵头,机关一些年龄相通、资历相等、性情相投、口碑良益的老领导,仿唐代白居易“香山九老会”方法,置酒相乐,按期聚餐。文彦博专门赞许富弼的挑议,一拍即相符。所以,他们机关那时居住于洛阳的片面已经退息或马上退息的老领导,按年龄为序,轮流作东,时人称之为“洛阳耆英会”。

聚会确定了“老而贤者”十二人。这十二人中,官位最显为富弼和文彦博,均出任过宰相。年龄最大为富弼,七十九岁。其次是文彦博,七十七岁。时任端明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的司马光年龄最小,“年仅”六十四岁,按请求是不克进入这支队伍的,但因他声看高、学问益、人缘不错,又正益在洛阳居住,便被“强拉入伙”,成为“耆英会”中的老幺。

尽管只是几位老领导的小聚会,但行家毕竟都是当朝诧叱风云、提醒江山的人物,无规矩不走周围,凡事不克草草。通过相符议,决定由任过皇帝秘书的大笔杆子司马光执笔,撰写《洛阳耆英会序》,以纪其事。司马光又撰《会约》,给聚会定规矩、作收敛。《会约》统统八条,篇幅不长,原收于《司马氏源流集略》一书,现据邓广铭师长《宋史十讲》全文转引如下:

一、序齿不序官;二、为具务简素;三、朝夕食不过五味,菜果脯醢之类,共不过二十器;四、酒巡无算,深浅自斟,主人不劝,客亦不辞;五、逐巡无下酒时,作菜羹不禁;六、召客共用一简,客注可否于字下,不别作简;七、会日早赴,不待速;八、右有违约者,每事罚一巨觥。

睁开全文

《会约》逐条的大致有趣是:

聚餐中只论年龄长小,岂论职务崎岖,异国官场俗套,行家都轻盈;

聚餐时,请求餐具质朴,不得金碗银筷讲排场;

主人请客时,每顿主菜不得超过五栽,也许就是早期的“四菜一汤”。至于佐酒的果脯、肉酱之类的小碟,总数不得超过二十碟,相通于今天餐桌上的冷盘,看似众,但品栽极清淡,非难寻珍馐,量亦很少;

座次按年龄排,酒壶按挨次递,倒众倒少、饮众饮少自便,东道主不得强走劝酒,来宾也无须牵强本身,量大尽兴,量少肆意;

酒倘未喝完,桌上菜肴却已一扫而光,此时可增添一些菜汤;

撙节纸张,简化程序,轮到谁请客,东道主只用一张知照照应单,下列诸客的字,如文彦博只写宽夫,司马光只写君实。派人逐家传递,客人是否能出席,只需在字下签注即可;

聚餐之日,客人要按期出席,不等不催;

上述规定,谁若作梗,如迟到、批准来而不来、主菜超过“四菜一汤”等等,无论主宾,作梗一条,即罚酒一大杯。

有了这么一则《会约》,人们在请客的过程中,均按《约》办理,缩短了身不由己的虚耗,杜绝了竞奢斗富的攀比,幸免了不消要的虚耗,主人异国压力和义务,客人也绝无无视和鄙薄,优游自若。

《会约》把餐具的标准、菜肴的数目、请帖的呈送都规定得具体致细,撙节到连请帖都禁绝众发一张,可谓撙节至极。司马光做官众年,待遇优厚,却起终凶衣菲食,他常说:“食不敢常有肉,衣不敢纯有帛”,不息保持着质朴的生活风气。那时,他居住洛阳,正专一创作《资治通鉴》,前后整整十年,原由住宅低低破败,夏季炎夏难那时,只益在房子下挖一个地下室,穴居期间,寒碜而又另类,被人取乐为“穴处者”。

《会约》表现了司马光的撙节美德,对豪华相尚、俭陋相訾的北宋官场的奢糜之风,是一栽自愿作梗。同时,《会约》对今天的公款迎接或小我请客,也不啻是一栽很益的请示,既能表现东道主的益客之道,又不会捉襟见肘,让人打肿脸充肥子,逼得东道主寅吃卯粮,违心操办,甚至欠债操办。

(转自“晏建怀的博客”)